欢迎光临

我们一直在努力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 >

陈玉成和李秀成如何从鼎力合作走向形同陌路

日期: 来源:澄明文章网编辑:圆圆观史

英王玉成[yù chéng]和忠王李秀成[lǐ xiù chéng]作为太平天国[tài píng tiān guó]的后起之秀,他们久经沙场、身经百战,在“朝中无人掌管,外无用将”的情况下,力挽太平天国狂然于既到,合力维持太平天国的残局达七八年之久,为太平天国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。

陈玉成[chén yù chéng]和李秀成两人在参加太平军[tài píng jūn]以前就熟识,两家距离也不远,起义以后,老乡加战友关系更加密切了。只不过李秀成比陈玉成大了十多岁,可能在三观上略有些代沟。陈玉成少年老成,成名更早,早在1854年6月太平军西征二克武昌[wǔ chāng]时,陈玉成就因冒死首先登上武昌城楼而扬名。而李秀成则是到了1859年组织实施二破江南大营,其出色的军事才能得以展现。

他们两人都受过石达开的大力提携,但当石达开率军离京出走单干时,两人却都没有跟随其出走,对太平天国可谓忠心耿耿。1858年,太平天国恢复五军主将[zhǔ jiàng]制,陈玉成为[chéng wéi]前军主将,李秀成为后军主将。从此他们两人开始了数年的黄金合作[hé zuò]:先是在9月底二破江北大营,11月又在三河全歼湘军李续宾部,取得三河大捷。1859年,陈被封英王,合作收复因李秀成部将降清而丢失的浦口,稍后李秀成被封为忠王。1860年,李秀成、陈玉成和洪仁玕等鼎力合作,二破江南大营,稳定了天京的形势。

仔细看一下这些成功的合作,可以发现这些合作多是陈玉成占据主导,而李秀成羽翼未丰,合作也多是李秀成借助陈玉成或者在陈玉成的配合下完成的。随着二破江南大营后李秀成地位的上升,两人之间的关系不那么融洽了,出现了二虎相争的迹象,两人的矛盾日渐扩大。太平天国后期,由于中枢系统的软弱无力,太平军各主要将领需要自行扩充军队和寻求粮饷补给,客观上存在扩充地盘[dì pán]和财源的需求。陈玉成先是据有安徽的大量地盘,而李秀成只偏居一隅,后在太平军东征苏浙以后,李秀成占据了苏州、常州等富庶之地,扩充了大量的地盘和军队。陈玉成在帮助李秀成攻打江浙地区时,也想趁机占领这些地盘,相互之间爆发了直接的冲突,甚至出现了同一地区两人都派兵去相互设卡的怪事,利益的冲突导致两人的矛盾升级难以避免。

1860年底,为救安庆[ān qìng]这个天京上游最重要的屏障,洪秀全决定二次西征,以占领武昌而解安庆之围。安庆是陈玉成的地盘,陈玉成对该计划积极性很高,并于1860年9月在苏州和李秀成商谈后即刻北上行动。但李秀成对这个战略内心很抵触,只是迫于洪秀全的“严诏”被迫参战。所以李秀成行动迟缓,并没有按照事先计划及时到达武昌外围。当陈玉成按预定时间到达临近武昌的湖北黄州,等候李秀成多时也未见人影,加上英国领事巴夏礼的阻扰和安庆战事危急,陈玉成无奈撤兵回救安庆。

当李秀成比预定时间晚了差不多两个月到达武昌外围,发现陈玉成已经返回安庆,就直接返回攻打江浙去了。不仅使解围安庆的希望成为泡影,也导致孤军奋战的陈玉成无力挽救安徽危局,最后被困孤城庐州。困守庐州的陈玉成四处求援,包括向已经远赴河南、陕西区招兵的陈德才,甚至还向听封不听调的捻军张乐行求援。偏偏就是找不到有陈玉成向李秀成求援的资料,大概陈玉成心里认为即使向李秀成求救他也不会行动吧!

也许是性格决定命运,陈玉成年轻气盛,锋芒外露,刚性有余韧性不足。而李秀成已是壮年,阅历丰富,稳重谨慎,为保全自己宁可委曲求全。最后一个是轰轰烈烈慷慨赴死,一个窝窝囊囊被处死!

相关阅读

热门文章